他年三宿处

浅薄不自知。

温柔

这个感觉真的太对了必须点名夸赞一下……

luvky9:

               毕雯珺x木子洋


            毕佳,灵洋其实更多


          我大概失心疯了不要理我,我都不知道这tag怎么打。这什么极圈cp,我只是想让温柔的人和温柔的人好好在一起


       不要骂我,我分不出攻受,我就是瞎jb嗑


                                                                                                                                                                                                                                                                                                                                                     突然下起一场瓢泼大雨,毕雯珺撑着伞陪黄明昊等他的富二代男朋友开着阿斯顿马丁来接他,伞不大,微向左倾斜的伞柄露出一小截毕雯珺的肩膀,白色衬衫淅淅沥沥的变得透明。听着对方絮絮叨叨的表面咒骂着,实际雀跃的声音和翘首以盼的眼神早已出卖了他内心的欢喜。


毕雯珺茫然的撑着伞,想着黄明昊走了之后自己接下来要去哪里?也许是去探探小巷子里的咖啡店,点一杯名字很好听的陌生饮料,也许是去大学里的图书馆,翻折一本连编号都没有的旧书,晃晃荡荡到了午夜,再去家门口的小摊吃一碗热腾腾的馄饨,听阿姨讲一讲她那少不更事的儿子和一走就没有回头的男人。其实,这样的生活很好,只是,看着黄明昊前倾的身子都要越过伞尖,毕雯珺忙不迭的把伞更倾向前。我也想要,有这样的悸动。


       “我想找个温柔的人,谈一场永不分手的恋爱”毕雯珺如是说。


         黄明昊听到这句话笑得不行,暂停通话的吐槽道


“毕雯珺你能不能别这么自恋。”


然后把伞柄拍直,像只灵巧的猫一样钻进男朋友的豪车。


“什么呀”毕雯珺将路边的石子踢了老远“我一点也不温柔啊”


 


 


                                            1


 论温柔,黄明昊觉得毕先生可以不用谦虚。


毕先生很高,在这所南方小城里更显得出挑,毕先生也很白,像是从他们北国走出来的雪花。他总是爱穿白色的棉质衬衫和浅棕色的裤子,露出温润的脚踝骨。等他下课的时候,会静静的站在那里,像一棵明净的植物。纯白的板鞋踩在昨夜被雨氤氲过的青石板上,黄明昊仿佛听见了少女们的心脏,被抓紧,又被放松的喘息声。


毕先生很好看,是那种,看得越久,越好看的好看。


好看到,很多人会偷看的好看。


毕先生一点也不迟钝,他总能感觉到几份沉甸甸的视线萦绕。黄明昊陪他去买多肉植物,店里的小姑娘看见他,就蜷缩的好像缺了水的绿萝,毕先生会精挑细选一些瓷瓶,像是在看小情人一样的选,黄明昊想,那个小姑娘一定在想,下辈子做粒沙也好,若是能变成毕先生的瓷瓶。临走的时候,毕先生对着她笑了一下,不露牙齿,是春风拂过只留下绿叶颤抖的,那种转瞬即逝的微笑,再不经意的留下个瓷瓶,让你记住,风来过。得嘞,黄明昊悻悻然的想“这小姑娘肯定还想做个人了。”


古汉语词典里温柔的定义是温和柔顺。


经此一役,黄明昊的词典里:温柔是毕雯珺。


 


毕先生才思敏捷,天资聪颖,学东西很快,记东西很牢。悠悠球是,羽毛球是,唱歌也如是。他会十指摩挲的教李希侃玩悠悠球,就算失败的磕磕撞撞声惹得整个寝室脑瓜子疼,毕先生也只是插着兜,用湿润的目光静静的看着你,嘴角好像还噙着笑。他会在没有椅子的时候小心翼翼的环抱朱正廷,任由身上的人怎么折腾,也只会紧了紧臂弯,像是西双版纳的群山在静静的拥着孔雀湖。黄明昊和他去便利店总是空着手去空着手回,不用带钱也不用拿东西,认识毕雯珺之后,黄明昊再也没有拿过伞也没有看过天气预报,再也没有带过充电宝也没有背过保温杯。


黄明昊很恨毕先生这一点。


不恃才傲物,但总是恃色行凶。


他的下颚线流畅又清晰,眉峰上扬,鼻梁高挺,是男子汉到不能再硬朗的五官。可是他对你说话的时候,会先轻轻地摘下你的耳机,然后再靠过来,身上有半干的烟草香气,嘴唇微启的弧度很美,刚好到你可以看清他的唇齿是怎样缱绻出词句,入耳轻到像是飘过几泡烟圈,你看着他的眼睛,像坠入了慕尼黑枯木季节的清溪,至深至浅间,你就会情不自禁的想到些美好的回忆。


黄明昊试着和他说土味情话,例如年少的欢喜是你,送你枕头还有我,不管怎样考虑我,毕先生却还是那副谦谦公子如玉的样子,眼角慵懒,似夏日云朵。黄明昊尝试了四天,终于在钢琴琴弦没有被拨动的瞬间气急败坏的把毕先生的帽檐打歪,去死吧,毕雯珺,你将再也搞不到真的我。什么君王富贵,没有了!


他恍然想起毕先生上次在花店说过的话“对待喜欢自己的人,总是做不到太狠吧。”


黄明昊谢谢毕先生最后的温柔,让他继续成为,


最好的朋友。






                                               2


这次辩论社的辩题是性格温柔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


当交换生黄书豪问起什么是温柔的时候,黄明昊刚想说“你真该去认识认识毕雯珺。”就被隔壁系的截了胡“你真该去认识认识木子洋。”


说话的人是灵超,服装表演专业的小王子。爱吃糖,爱闹,也爱笑。据说幼稚的跟自己有一拼。黄明昊不信邪,他决定今天要以幼稚跟灵超一较高下。


“毕雯珺最温柔,他每天晚上都嘱托我喝热牛奶”


“你个垃圾,木子洋每天晚上都抱着我给我讲故事”


“哼,毕雯珺从来就没有大声说话过”


“你听过木子洋的声音吗,我跟你讲可怀孕了。”


“你......我跟你说毕雯珺长得帅”


“呵呵了,我们蓝血超模怕过谁吗”


“诶,你想不到了吧,毕雯珺187比模特都高哦”


“诶,那你真是算错了,我们洋哥顶天立地就是比什么毕雯珺高”
              “啊啊啊啊,烦死你了。你们服装表演就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哦呦,也没见你们实用音乐的四肢不发达到哪里去啊”


“不管不管,毕雯珺就是天下第一温柔,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让他过来。给你长长见识,什么才叫温柔!”


“嘿,你当我不敢打是怎么得了,谁怕谁。”


两个小王子将活动室以黄书豪为楚河汉界,各占一方的对着电话嘀嘀咕咕,所以,社团领袖何东东对着黄书豪干净利落的总结陈词道


“温柔,就是不是他们俩这样的”






                                              3


        狭小的活动室突然又挤进两个将近190的男生,空气都变得有些粘稠了。两个小孩儿鼓着腮帮子还在那里谁也不服谁。木子洋抬眼看了看对面的男生,几乎平视的角度让他感觉舒适又惊喜。一直以来被嘲讽成巨型奇行种的自己,也终于有人可以同甘共苦了。除了卜凡,他不愿意老和卜凡一起走,总觉得傻不拉几的,不符合你洋哥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气质。动不动在路上就为一个煎饼果子吵吵嚷嚷的,如果突然起兴说起rap那就更丢人现眼了。至今他还因为“我有你的DNA”被挂在BBS上面下不来呢。可千万不要让他看见才好?


        木子洋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想这么多,他想到了他们可以一起去打篮球,传球的时候一定很顺手,可以一起去逛街买衣服,要一样的号码就好,想去旅行,去运动,他看起来应该很喜欢游泳的样子吧,他是南方人吗?看起来不像吧,可不可以以后一起顺路回家过年啊。


 


           他想了这么多,于是他说


“所以说,书豪,你是不知道什么叫做温柔吗?”


“温柔就是啊,你对女朋友,生病的时候照顾她就是温柔”


    对面的人接腔说话,带着熟悉的北方口音,却含糊的有些糯糯的。经常有人夸,木子洋的声音好听,好像冬夜里的棉被那样温暖,那’.....木子洋想,毕雯珺就是再加上一盏暖灯。


    其实毕雯珺自己也对于温柔这个定义很懵懂,说起来半信半疑。看着黄书豪仍旧一知半解的疑惑申请,毕雯珺有些慌不择路的演示起来


“就是,昂~~”


“哦,sexy,~”黄书豪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诶呦喂,不是啊,sexy是性感了”毕先生提高了音量,崩溃的捂住了头。


       最后还跺了跺脚。黄明昊和木子洋都仿佛见了反人类的东西,只不过一个是来自天上的,另一个是来自地下的。


          一个这么高的人怎么能这么可爱呢?看着可爱本人几乎要苦恼死了,木子洋赶紧帮腔“我告诉你什么是温柔,书豪”果然有着名不虚传的撩人磁性。从听到他声音的那一刻就开始毕雯珺就开始走神,他想起家里多肉的叶子颤颤巍巍,白天的高数课未解的函数式,然后他听见木子洋带着半分柔情细语“如果你是我老婆,我要喊你起床,我会说,起床了宝贝。”


       毕雯珺被苏的抬眼,然后看见木子洋正专注于他发丝的双眼,那个人没有躲,反而笑了,笑就像清泉的波纹,从他的小漩涡里漾出来。好奇怪,这是第一次自己回视没有遇上慌乱躲藏的背影。


      那我要回什么呢?也许也会叫他吧。


“     起床了,起床了,你起不起来啊”毕雯珺也不畏惧的直视着,他看见那波纹一圈一圈的荡出来,木子洋笑的眼角都有皱纹翻覆,不知为什么弄得毕雯珺也好想笑,其实毕先生一直是一个没有太大情绪的人,系里开会的时候也只是默默的站着,再点点头,目光扫过镜子里反常的自己,毕雯珺有些疑惑,这难道就是自己想要的悸动吗?


       木子洋笑的发出了猪叫的声音,听起来特别土味。可他控制不了自己疯狂上扬的嘴角,他觉得毕雯珺的声音很甜,像是含着糖,眼睛很亮,仿佛光在流,他低头的样子像一朵不胜婉转的水莲花,木子洋有些困惑,这难道就是他们天天念叨着的温柔?可是自己,也没有这么好看啊。


      看着前仰后合的几乎要贴在一起的两个人,黄书豪也十分不解,这和温柔有个什么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这个他知道啊。这是他学的第一句中文啊“我爱你,不是吗?”


“喂,李英超,这就是你说的蓝血超模”


“喂,Justin,这就是你说的高冷学长”


    就算震惊的已经合不上嘴,也要幼稚到最后,这就是00后小男孩们祭奠逝去爱情的方式。






                                                       4


       黄明昊很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会瞎了眼喜欢上一个自恋狂。


毕雯珺和木子洋,有什么区别吗?


一起去小卖部


“你为什么买抹茶味的酸奶啊,你不是不喝酸奶吗?”


“你不是连续两天上晚自习都拿着了嘛。诶,你胃不好,你吃什么辣条啊”


“我不吃啊,我是看老岳发的泰国小视频。你看起来很喜欢的样子啊”


        这都是什么有的没的,都疯了吧,所以两位大哥你们不是在参加明星大侦探好嘛,我们都知道你们对对方很了解很喜欢,时时刻刻都关注着所以我们能不能别猜来猜去,管来管去,自己想吃什么拿什么好嘛!


  “ 再也不要和他们俩一起来小卖部了。”


     气的黄明昊又拿了两个自己最喜欢吃的饭团想要砸进那两个人合力拎的筐里。却发现已经有了两个一样的,


“诶,我帮你拿了饭团”又是异口同声,


       然后,两个人羞涩一笑,又给对方紧了紧衣服和手套。


      算了吧算了吧,黄明昊心想,都是温柔犯的错。


 


 


 


                                                      5


其实李先生一直是个很撩人的人,李先生的锁骨线条清晰、平直,肩头饱满圆润但不臃肿,略有一些肌肉。李先生喜欢大咧咧的对待自己美好的胴体,总是套着随意的T恤,任意的衬衫,疏意的窝在沙发里或者床上,两条长腿像海岸线的延伸,半张的眸子像黑夜里杂了碾碎的阳光。


灵超没见识,也不懂艺术。但他觉得李先生就是一件艺术品,也喜欢极了李先生说他没见识时候眼里的笑意。艺术到可以把生活和空气也变得有情绪的杰作。


他的皮色随着体温变化,眼神随着时间流转无知的少年喜欢未知的张扬,灵超爱吃什锦水果的袋装糖,也喜欢五光十色的木子洋。


李先生是个成熟的人,待人四户八窗明,接物玲珑逼上清。他会给岳岳整理衣服,一件一件仔细对折,就算精心整理的最后只是在角落落灰,自己的衣服被拿出来挑来拣去,他也只是笑笑,声音像月下清泉。他会自然而然的照顾所有熟悉,或陌生的人。他会走到半路揉一揉justin的头发,给陆定昊按摩一下肩膀,跳舞间隙也要和左叶相视一笑以示鼓励。


李先生又是个幼稚的人,他会跟陈立农开玩笑,明明口里说的是幼稚的话语,气派风度却还是慢条斯理的色气,对,色气。灵超记得他当时坐在旁边,木子洋腿敞的很开,架的很直,撩的一气呵成,像是偎红倚翠惯了的纨绔子弟。


李先生对自己最温柔,他会哄着自己吃晚饭,哄着自己喝牛奶,哄着自己是世界上最甜的人。书上说爱情要经历喜怒哀乐。灵超尝试了很久,他试着去欠打的偷着作弄李先生,他试着拿吹风机去叫最有脾气的李先生起床,他试着口无遮拦的对李先生胡说八道,结果只是一如既往到不了眼底的佯装生气,和进不了心底的一声小弟。


灵超一直觉得李先生命里多情,怕是无法深情。


可是,李先生变了,灵超很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会失了智喜欢上了一个下流的色胚。


电话那头好像是毕雯珺生气了,因为木子洋今天没有穿最厚的那一双袜子上课。自己坐在他旁边四节课,也没发现。justin说的没错,毕雯珺果然是个究极温柔得人。


他听见木子洋不怕死的在专业课上接电话,压低了声音对话却还是听得很清楚。


“诶呀,我只想着要给你多带一件外套出门不就忘了吗?”


“我真的不冷啊,你不冷我就不冷。”


“好好好我知道了,我冷的话你就更冷了。


“你不要生气了,你生气的话,我就想要亲你,抱你.......”


木子洋,上着课呢。你还想忘哪里说?!灵超被这种恋爱中的人的脑残对话惹得实在受不了了,你冷我更冷,我还更更冷呢,我最冷,我今天连手套都没带怎么没人说啊,你们俩冻死得了。马上到他和木子洋这组进行展示,一脚踩下去砍断了无穷无尽的对话。


“再也不要和木子洋一起上课了。”


 


临展示前被木子洋叫过去,塞了两张暖宝宝和自己忘带了的手套。


“这什么啊”


“什么什么啊,小孩脾气还挺硬,你今天出宿舍的时候没带手套啊,我不给你拿着冻死你啊。”又是熟悉的一顿暴打,却让灵超心里很甜。


“那干嘛还有暖宝宝。”


“雯珺让我拿给你的,他说你们小孩子都喜欢乱蹦乱跳,忙手忙脚的带不好东西。”李先生低着头想些别的事情,总之无关自己,大概关于那个他唯一会好好叫名字的人。


罢了罢了,灵超想,大概温柔是个栽满水仙花的迷宫。


 


 


 


                                                      6


 


 


 


灵超约黄明昊喝酒。


两个未成年进不了酒吧,用尽全身的力气目不斜视的在巷子口的便利店买了两兜子啤酒。


“今天,我们俩不醉不归。”


“对,去他的狗男人”


“温柔有什么好。我跟你讲,我要找个脾气不好的!”


“要有多不好?”


“就大概,动漫里那种动不动生气的制霸少年那样的吧。总之要和木子洋一点也不一样。”


“好,那我舍命陪君子,我要找一个特别幼稚的。”


“要有多幼稚?”


“就大概,跟咱们俩差不多。反正不能再宠着我要一直跟我对呛,让我一点也想不起毕雯珺的那种。”


“好,那我们俩比谁先找到”灵超一饮而尽。“谁先找到谁就是整个o大最小王子的王子”


“不好意思,我已经找到了”Justin喝完第五瓶啤酒,灵超已经晕晕乎乎,自己男朋友的车也已经格格不入的停在了破旧的巷子口。


模糊间还可以依稀看见那个人火急火燎的跑向自己


“黄明昊,你是不是疯了,你成年了吗你就喝酒”


“关你p事范丞丞,赶紧把我朋友给我扶进你那个破车里。”


“我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钱。黄明昊,你醒醒,诶,你不要吓我啊,我也不知道喝醉怎么处理的。”


真好,黄明昊听见手足无措的怒吼,笑的甜到了心里。


会有别人,用另一种方式,替你爱我。



评论(1)

热度(49)

  1. 他年三宿处luvky9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感觉真的太对了必须点名夸赞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