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年三宿处

浅薄不自知。


毕雯珺这个名字真的很妙啊。

必闻君。



……zqsg搞西皮真的遭罪。


Let Me和Entertainer完全ziam。

完完全全ziam。

论坤音cp的开车向适配性

句句说在我心坎儿里!!我们七子可以拥有同款分析贴吗(算了吧不算水仙不分瓜花就可以嗑晕了

欲戒虚荣:

闲着没事来唠唠。


十八岁以下勿入。
一切全是个人感受,大家当成乐子看就好了。
如有冒犯请通知我,可删。


󾠮️卜岳


初心入坑,所以先来谈谈他俩。


卜岳这俩的车的磕点有个很绝妙的地方――顺从。
如果细细的研究下俩人的气场,就会发现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种概括很符合。
想亲?哎呀别闹我……最后还是乖乖从了,为什么呢,哥哥惯着。


惯着。
这个词儿某种意义上来说概括了老岳的性张力,这种宠着惯着,奇妙的使一大部分姑娘走向了ALL岳,就是因为在开车中老岳的‘惯着’的这种情感很大的弥补了开车的不足。


开车的不足之处就在于很容易走偏,因为很多写手致力于使车更自然、流畅,就不可避免的需要减少一些夸张词汇的出现(此处自己脑补),但也同时导致情感上的缺失。


所以老岳可以说是整个团里性张力最强的一个,无论是和谁搭配,都自带一点儿色气……当然,这与他自己本身就带一点儿‘欲’的特质,并且情感外露非常明显有关。


如果卜岳圈的开车文达到饱和,一一摸索着看过去,你就会发现这俩人其实还适合一种车――sm。
这种车绝对不是强制性的,而是那种你想玩而我陪你玩儿的那种。
这还真不好总结,有机会我写给大家看。(划掉)


卜岳车的情感饱含度绝对是全团cp最高的。
我给五颗星。


󾠯️洋灵/灵洋


既然谈的是开车,那就假设小弟成年。
虽然说等到小弟成年,圈子里会各路大手纷纷发大招,但目前来看我有一丢丢的……担心。
这两位适合走小情侣的甜蜜蜜路子,开车方面莫名其妙的稍微弱化一点儿。
就比如说,目前来看,洋灵车大致的趋向都是青春期的小孩儿那一点旖念,再有富有经验的哥哥加以引导,不得不说这个是非常吸引人的。
但是长久来看,比起卜岳甚至灵洋,洋灵的车程都稍微的清淡一点,适配性还要随着小弟年龄的增长继续摸索。
但是不得不说,洋灵是最适合写清水、恋爱等小情侣类型的文章的,甜,真甜。
甜的让你服气。


这么看来,有好多人在灵洋买地盘并不是没有依据的。
随着小弟年龄的增长,你会发现小可爱的性张力以惊人的方式递增,直接呈现的方式并不是在灵洋上,而是在灵岳上,当然,这个一会说,
洋洋是团里继老岳之后第二强性张力的人,你看看大片的洋妻就知道,但是为什么不如老岳强,就在于他不接地气儿。
所以对于灵洋来说,非常好磕的一个车点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哥哥甘愿沦陷弟弟腿间地狱。


目测小弟成年以后,灵洋车会比洋灵车的可看性多一倍。


当然,我真的很爱洋灵,这次讨论仅对于开车,所以相对于洋灵来说,我更看好灵洋。


󾠰️卜洋


这一对儿有一个神奇的地方,就是无论是车还是清水……他……他大部分都是be……
he……他是真的少。


这一对儿,非常适合写有深度的东西,和卜岳有的一拼,甚至更强一头。
因为纵观文学史,悲剧性的作品文学性都更高。
这两人的气场非常的奇妙,性张力是我见过最大的,简直可以说是一碰就着,这俩最有看点的就是肉体和灵魂上的挣扎,他们沉溺于肉体上的高度契合但又为现实生活中的情感而感到彷徨。
这就是为什么他们适合文学性的车。
极端的情感和极端的性张力导致了一种他们的车适合疯狂的路子。
要野,要狂,要不顾一切,要裹着泪和血,像疯子一样绝配。


但他们同样适合岁月静好的文风,只不过一牵扯到车,又会变成及其狂野的风格,因为这两个人的气场都属于突兀型的,甚至可以说是张扬,而不像老岳和弟弟有包容力。


某种程度上,这俩的车绝对是观赏性最高的。


总而言之,卜洋的车非常适合末路狂花那种处于生死之间的绝对快感,至死方休。
妙啊,妙。


󾠱️灵岳/岳灵


为什么把这两个放在靠前呢,因为这一对的表现力非常强,毕竟老岳宠弟弟要超过凡子。
所以岳灵的车在于成年人胜券在握的看着小孩沉溺于自己,温柔的让他理智崩塌。
而灵岳的车在于成年人心甘情愿让技术不精业务不熟练的小孩儿在自己身上探索,教他、引导他,甚至心甘情愿的引着他把自己弄到一塌糊涂。


有机会我很想试试看,这一对儿的年龄差和两个人鲜明的性格特征能使车开的十分顺畅。


但是吧……他可能……这个……不太适合清水😂️
cp感弱于亲情感。


󾠲️洋岳/岳洋


整个团里性张力最强的俩人。
但是意料之外适合精神伴侣的设定……


这俩的车的磕点在于互相了解,知道怎么让你爽怎么让你失控,有商有量的,偶尔来个恶作剧,堪比是教科书式的老夫老妻车。


为什么呢,一个野,另一方更野,一个温柔,另一个更温情。


如果你看俩人的相处方式,基本上是个成年人的相处方式挂钩。
会开玩笑但是不过分,而洋洋是鲜少能让老岳不以弟弟的身份对待的一位。
 
这俩如果写在小说里,你会发现他们都能是分离不开的,无论他们是否分手,相恋,都有成年人的坦然,绝不可能有撕破脸或者是情绪崩溃的情况出现。


成年人之间的妙处。


󾠳️卜灵


意料之外的,如果有人写,你会发现这一对儿同样好磕。


这一对儿的车在于,欲望max但是舍不得对弟弟下手的哥哥和承受不了但舍不得哥哥憋着拽着人劝的弟弟。


嗯哼,是不是就带感起来了。


所以私以为,这四个崽儿实在是非常适合开车的一个男团,当然啦,以上都是我的第一直觉,诸位当成个乐子看吧😂️
看的时候不要太认真,记得把每一位写手保护好,毕竟她们都是产粮的小天使。


技艺不精,希望日后能有更好的车呈现给大家❤️


强调一遍
写着玩的,切勿当真。


等有空了或是有人愿意
其实可以再细细的琢磨他们的文风适配性和各种适配性


挺好玩的其实😂️


不妥可删。


『好了,最后问一句。
最近是想看车还是清水😂️😂️』


好好奇返程生日发生了啥……

还有,傲娇发了这种微博,真的不怕毒打齁。


…是有多怕啊。

正廷一抬手(都没搭上来)就本能往后缩。

哈哈哈哈哈是什么魔力让fsr都跟着蹦迪

球:

我滴妈这个工作人员姐姐太好了😭😭😭

点击脑补七只崽崽的拍摄花絮💅

请求

吃瓜存糖罐:

呃,没有审美的我不知道吐槽排版问题。


但我有点强迫症,看到版面不对齐真的好难受。


限流,这个,确实存在,就,觉得很不科学。


然后,热度排名这个……emmmm反正我不喜欢,感觉蛮不公平的,特别是对一些大热的tag(就是粉丝基数差比较大的圈子)。真的会有很多人直接从最热开始往下刷。


就希望能好好改一下吧。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岳洋岳】家有儿女 7

我笑死,这届忙内太惨了吧哈哈哈哈哈好

大强子:

木子洋恹恹地坐在化妆镜前由着发型师摆弄他的头发。


为了这次拍摄他的头发从之前非主流的粉色染回了黑褐色。因为是外景,服化间只是临时用棚子搭了一下挡挡风。陈立农拎着一套衣服走过来,从镜子里打量了木子洋一下,小声对发型师又交代了几句。


“痒痒今天心情不好喔?”陈立农举着衣服在木子洋身后比划了一下:“待会换这套。”


木子洋“嗯”了一声。


陈立农无所谓地耸耸肩:“要不要叫人去拿咖啡?”


木子洋说:“没事儿。”


换完了衣服他低头看了看手机,岳明辉并没有给他发信息,名叫“其利断金”的群也一直沉默着,倒是李英超给他发了一张岳明辉的照片。照片上岳明辉岔着腿坐在茶几前面,头发乱七八糟扎了个朝天辫,手边放着个临时充作烟灰缸的旧饭碗。他戴着框架眼镜皱眉紧紧盯着电脑屏幕,又在无意识地揪着手指。


木子洋的心情更差了。


好在今天的拍摄任务他可以尽情地臭脸。


臭脸拍了一轮他下来到摄影师边上检查片子。摄影师竖拇指夸他:“高级!”


陈立农在一边翻了个白眼。


再次换衣服的时候陈立农低头帮木子洋整理衣服的褶皱。


木子洋懒懒地说:“弄弄,晚上喝酒去呗?”


陈立农说:“唉?好啊。”


陈立农认识木子洋的时间蛮久的,久到他甚至知道木子洋的原名叫做李振洋——圈里绝大多数人只会比照着木子美老师的名字构成方式,猜测他是不是叫李海或者李洋。当时陈立农只是从宝岛北上跌跌撞撞闯世界的小服装助理,而木子洋也是一场场不停赶着audition的小模特。识于微时的人不少,几年后还能在业界时时见到的却不多。


所以木子洋看到这次的大拍摄项目的服装造型是陈立农还是蛮开心的。陈立农去年开始在英国驻扎以来,他们都没再见过面了。


他的心情已经足够糟糕,实在没有多余的精力再和太多陌生人虚与委蛇。


晚上吃完了饭他们一起去酒吧。


因为是在市中心,酒吧里也挤挤攘攘的。木子洋长胳膊长腿地分开人群在吧台边占了座位,回头问陈立农:“你喝什么?”


陈立农很含蓄地说:“我要mojito就好。”


木子洋要了威士忌加冰。


“哇哦痒痒。”陈立农说:“要不要这么猛啊。”


木子洋说:“这才哪儿到哪儿啊。”


酒上来了还送了点薯片。木子洋不能吃,陈立农便都拖到自己跟前,又跟侍者说:“给他来份沙拉吧。”


侍者说:“沙拉?”


陈立农说:“他是模特,不能多吃。”


侍者无奈地转转眼睛,从冰箱里拿出一袋子小胡萝卜扔在木子洋跟前:“算送你的啦,模特先生。”


模特先生把小胡萝卜嚼得咔咔响,用杯子去碰陈立农的:“弄弄,干!”


陈立农问:“你到底咋啦?”


他在北方待得时间长了,说话被传染上了北方腔调,混合着原先柔软的台湾腔还挺逗的。


木子洋被他逗笑了:“没什么。”


又说:“我失恋啦。”


陈立农说:“……哦。”


木子洋说:“弄弄,你都不好奇吗?你这样我可要质疑你的审美了。”


陈立农说:“好吧,你们为什么分手?”


“我觉得他没想和我接着往下过。”木子洋说:“…吵架的时候,在不该出柜的时机出柜了。”


陈立农说:“…哦。是哦。”


木子洋说:“你今天怎么这么难聊?”


陈立农说:“是你抛的梗太难接吧。”


木子洋说:“我俩好了得有两三年了。现在我都觉得奇怪,我俩到底好过没。是不是我单方面觉得我俩在好?”


陈立农把手按在他的肩膀上,用万能句型安慰他:“痒痒,你一定很辛苦吧。”


“有点儿。”木子洋趴在吧台上:“但其实,他更辛苦,我知道的。”


陈立农不太确定要怎么处理如此圣母的木子洋——他见过的木子洋都是游刃有余带着一点刻薄笑容的,就算温暖也从来没软弱过。


他只能继续用万能的安慰失恋姐妹的套路安慰木子洋,搂住了木子洋的肩膀用脑袋贴了贴他:“没事的啦,相信自己,都会过去的。”


岳明辉又下了一个会,在马路牙子上靠着树抽烟等车。是个医学的会,复杂度在所有需要翻译的场合里也是排得靠前的。他最近状态并不好,好在准备得还算充分没出篓子。


上了车他翻出手机来看了一下,李振洋没有给他微信,“其利断金”的群也一直没有浮上来。卜凡也没联系他,尽管他发了在嘻哈营地玩得很开心的朋友圈,像是交了很多朋友。


到了家他想扎到李振洋的大床上去睡觉,又觉得没有意思,迅速冲了个澡就回了自己房间倒在床上睡了。


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在流泪。


岳明辉盯着黑漆漆的天花板,怔了一会儿才去擦拭眼角的一点湿意。是因为刚才做的梦吧,他已经想不起梦的内容了——清晰的梦境总在醒过来的第一秒钟就迅速往大脑的边缘滑走。但是他记得是个温暖的梦。


他记得他第一次和李振洋做爱也是在做完这样的梦之后。


梦是暖的,醒过来之后被抛进逼仄的现实是冷的,而李振洋在他身边,缠绕上来的胳膊腿的肌肤和印在他眼角的嘴唇的温度又是暖的。可是梦该醒了吧,他实在太过分自私了。他不能把李振洋困在自己的梦里。


岳明辉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的时候,李英超躺在床上刷微博,看到热搜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把差点冲破喉咙的鹅叫缩成鹅的抽气。


#名模木子洋踢爆海外地下恋情


#木子洋与造型师男友英国深夜被偷拍


#收复宝岛木子洋


#弄弄 痒痒


李英超猛地挠自己的头发,嗷嗷叫着给李振洋发语音:“你瞧瞧你干的什么事情你到底怎么回事!”


团内存在大猪蹄子没有扒过的肩膀吗?

没有。


队长对着主唱的耳边压低声音说:“腿分开。”

声音里还带着点笑意。

然后主唱就乖乖照做了。…

https://m.weibo.cn/status/4249849019491372?dt_dapp=1


我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