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年三宿处

浅薄不自知。


黄明昊给他的感觉一直很成熟啊,年纪最小但是莫名淡定。


我总觉得他对于这个小屁孩儿有种莫名的信赖,可以依靠的那种感觉。


他甚至记得正廷的粉丝。


不太敢和陌生人搭话,能和鳖逼逼一俩小时。


这是什么温柔又幼稚的小孩。

他甚至不是能理所当然接受喜欢的人,不能顺畅的以喜欢回应,他还在慢慢的学着坦然回应别人的爱,真的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小孩而已,配不上诸多猜忌防备。

氢氧化物:

别欺负他了吧。他从来就不是野心蓬勃万众瞩目的小孩,他露怯胆小内向只是因为他从来没站到过那样光芒万丈的地方,他不习惯了,就是一年前他还只是个寂寂无名的普通学生,最大的梦想不过是好好念书唱歌考研究生当老师。他和你们一样起不了早床,会吐槽哪个教授又给分好低,偷偷抱怨为什么要跟大一新生抢食堂,头疼英语单词怎么也记不住,偶尔也对女孩子的告白束手无措。你看看你身边一切平凡的男孩,他本来也只是平凡的男孩,他不是被流量数据小论文造出来的神,他只是平凡的男孩子而已。所以他才困惑为什么有那么多人会喜欢他,他是真的不懂,也是真的在努力想让你们不离开。他永远赤诚倔强,热爱的任何事物都从一而终地坚持到底,我不懂怎么会有人忍心对着这样的他说出那些恶毒肮脏的话。他什么都没有做错,他没有错,他的父母也没有错,他的弟弟更没有错,那些往他和他的家人身上泼脏水的人是过得有多悲惨才能阴暗到这种地步,追星把自己追成一副狠毒尖酸的样子,不觉得很可悲吗?

把孤僻改成伪孤僻,这就是廷毕啊!

Ziam叙事型小说-14 难以遗忘的眼泪(待编辑)

Ziam.…

He won't mind:

惨不忍睹的情人节过去了,‘风暴’平息了,可是遗留下的伤,却不是那么容易愈合的;


莉和渣和好了吗?是,也不是;


也许他们没有和好,莉莉决定不再和渣有进一步的关系了;


也许他们和好了但是,莉莉也已经无法像是以前那样全心全意的想和渣有一段未来了;


不管怎样,2012.2.14过后,渣、莉,他们的关系发生了变化。




2012.2.16 Sugarscape - Mario Kart Interview


这个采访,基本上可以被载入1D史上最不堪入目的采访之一;


主持人节操也是被狗吃了,借游戏之名问卷、丝,谁‘在前’谁‘在后’(攻、受)。




Scene:All members dirty minds


主持人:“卷、丝,我们都知道你俩有一种特殊关系,那你们在玩马里奥时候肯定喜欢互相竞争啦,那么在游戏里一般谁在前,谁落在后面呢(whos in front who fall behind)”


丝丝第一个就‘听懂’了,露出坏笑;



卷卷:“你问我和丝谁在前,谁在后?(谁攻谁受)”


丝丝:“其实我俩是类似于共享式(sharing,攻受皆可)”


渣‘听懂’了,一边看管理人员那边,一边憋笑:



丝丝:“是啊,有时候你在前面(受)我在后(攻)....”


莉‘听懂’了,开始咬手指,其实是在装纯憋笑:



没憋住...i see you liam...



卷卷:“有时候我在前(受).....他累了的话我就在后面推他一把(他累了我就当攻)”


丝丝:“对对,额 你知道的,我们对彼此都很慷慨,你知道的,所以...”


渣已经笑得不能自理装纯藏头盔里、奶笑喷低头装纯、莉继续装纯憋笑,你们这群思维肮脏的青少年...




接着主持人问其他成员谁玩游戏玩得好的,丝丝就说莉莉:


莉莉:“daisy hills(大概是关卡名?)”


丝丝:“前还是后?(使坏)”


莉莉:“daisy hills”


丝丝:“好吧...”


莉莉:“其实我玩游戏速度特快,两分钟,挂了!(two minutes dead,what!)”


其实这可能就是个‘普通’的玩笑,结果黄暴大手丝立刻又想歪,全体笑喷



丝丝变本加厉的黄暴化了一番:


丝丝(笑尿):“2分钟就挂,他不是一个持久的男人...”


丝丝(笑尿):“2分钟就全完事儿了”


丝丝(笑尿):“接受或者离开吧(take it or leave it)”


莉莉一开始还笑笑,后来笑不出来了,估计是觉得自己说错话被扯太远了,毕竟就算是玩笑,当着所有观众也略羞耻了点,这种话题....


PS:以上内容看不懂的不适合阅读本小说。



sugarscape在youtube上发的此视频的标题还是:


Liam Payne endurance(莉莉持久度)


节操真是.....




2012.2.16 Mizz Magazine Interview


Scene:Ziam relationship


采访中,渣莉又坐在了一起;


但是他们却没有了亲密的互动,两人之间像是隔了一道墙;


莉莉偶尔和卷谈笑,渣和(备胎)丝黏在一起。




微妙的回答①


主持人:“你们想在女孩身上寻求的one thing是什么?”


渣渣:“放轻心态、不急不火(chilled out)”


莉莉:“谈话(conversation)”




微妙的回答②


主持人:“你们无法忍受什么事?”


渣渣:“咬手指的人(莉在那个时期很爱咬手指....)”




微妙的回答③


主持人:“有什么会让你们哭吗?”


渣渣:“《马利和我》”(一部讲狗狗和一对情侣的电影)


莉莉:“渣让我哭...(zayn makes me cry...视频被切掉)”




WTF?!!!WHAT????


你什么意思莉莉?????如果我听错了一定纠正我;


这个采访就发生在冷战情人节后的第二天啊......有一句话这么说的:


“人们原谅,但是他们并没有遗忘”




画面回来,奶莫名低头,去看渣的表情,不知道中间发生了什么;



那么近那么远,没有对话,没有对视,采访结束。




2012.2.20  La Boite
情人节大概一周左右,莉莉和渣的关系看起来回暖了一些,采访中有互动了。





2012.2.27 Saturday Night On Nickelodeon


这个采访时间不确定,大概是在20~27日之间;


这个视频的时间来看,渣、莉关系继续回暖;


不过就像是上面说的,他们和好,但是发生过的,那些伤痕也不会消失,而这些痕迹会影响着他们的关系,尤其是莉莉这一边的想法;


他也许还爱着渣,但是,他们离‘committed relationship’可能越来越远了。


Scene:Ziam bromance


下图说明一切:






好近......正面看两人已经叠在一起了,渣还一边说一边就看看莉莉,谜之气氛(色气),旁边的三个队友谜之表情看着两人(说实话如果不是搞笑场合这么坐略诡异,大家表情还比较正经);


渣好像很喜欢这个姿势,然后莉莉就有点靠在他怀里的感觉,明明莉莉才是身形高大的那一方,坐下来就不一样了;


莉莉一直还把胳臂放渣腿上,无法形容两人之间的谜之气场。





Scene:Lilo doubt


丝、莉大概在采访前又发生了什么不愉快;


在渣怀里,莉莉和丝丝对视,莉冷冷的转过头,谜之气氛;






下一章Brit。




我要哭了,廷毕就这么冷吗。就这么冷吗。

这俩体型差体力差难道不好嗑吗。

是调戏你,小北

能拉黑就尽量别吵架:

"我的龙哥"
"我的"是包含所属权的定语
龙哥采访也曾说过如果白宇看到他的那篇采访会说什么  "我的天我龙哥"
---------------------------
爬日路楼发现这个细节我竟然没嗑到过
不合格了...
然后去找了音频 发现又被日到坑里
在线表演仰卧起坐(...)
------------------------------
这个音频来源于北老师4.23荔枝直播
那时候镇魂还没有播就看得出来俩人关系有多好  特意截取了cue龙哥的部分 加了字幕 以及工作人员太过调侃意味的连线侧面印证了他俩平时相处的亲密状态
不知道我是否是最后一个嗑到 分享一下 甜到秃头

能被说服只能因为自己也相信这个观点正确。

今天负面一下。

最讨厌偶圈两个。也许不止偶圈…

无处不控评。评论真的巨无聊。好玩儿的段子之类全都被隔离在超话里。好看的人那么多,就放个图放个毫无区别度的🌈屁,把哥哥有趣的梗全藏起来了怎么圈粉。

打着爱豆的名号给自己加戏。这类都懒得描述。

这个故事最可怕的就是它也许正在逼近了…

Laurence Anyways:

James Cameron's Story of Science Fiction. 2018.

The Handmaid's Tale. 2017-2018.

所有类似的“奇装异服”照理都已被彻底销毁。

我记得曾在电视上看到销毁场面,是在不同城市拍摄的新闻镜头剪辑,一个个城市依次报道过去。在纽约,时代广场上燃起熊熊大火,周围聚满密集的人群,个个嘴里念念有词。

女人们每当感觉到摄像机镜头对准自己,便立刻高举双臂,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脸上轮廓分明、面无表情的青年男子不断往火堆里扔着无数暗黄绿色、红色和紫色的丝绸、尼龙和仿皮以及黑色、金色和闪闪发亮的银色绸缎;还有比基尼和透明里衣,上面用粉红缎子做的心形图案遮住。制造商、进口商和推销员跪在地上向公众谢罪。他们头上戴着笨蛋高帽似的圆锥形纸帽,上面是红墨水写的“厚颜无耻”。


当然,报纸上不乏各种报道,水沟里或树林中的尸体,被大头棒连击致死,或像从前常说的遭到侮辱。

但那些报道说的是别的女人,干这种事的男人也是别的男人。那些男人没有一个是我们认识的。报纸上的消息对于我们来说就像一场场梦,别人做的噩梦。

多可怕呀,我们会说。它们确实可怕,但可怕的同时又觉得难以置信。它们过于耸人听闻,它们带有一种与我们的生活迥然不同的特性。

我们不是新闻人物,我们生活在印刷字体边上无字的空白里。这个空间给予我们更多的自由。

我们生活在各种报道之间的空白里。


如今我们已经不在生活在故事的间隙里,我们已经成为了故事本身。


——玛格丽特·阿特伍德《使女的故事》


博文归档(持续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