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年三宿处

浅薄不自知。

【岳洋岳】家有儿女 7

我笑死,这届忙内太惨了吧哈哈哈哈哈好

大强子:

木子洋恹恹地坐在化妆镜前由着发型师摆弄他的头发。


为了这次拍摄他的头发从之前非主流的粉色染回了黑褐色。因为是外景,服化间只是临时用棚子搭了一下挡挡风。陈立农拎着一套衣服走过来,从镜子里打量了木子洋一下,小声对发型师又交代了几句。


“痒痒今天心情不好喔?”陈立农举着衣服在木子洋身后比划了一下:“待会换这套。”


木子洋“嗯”了一声。


陈立农无所谓地耸耸肩:“要不要叫人去拿咖啡?”


木子洋说:“没事儿。”


换完了衣服他低头看了看手机,岳明辉并没有给他发信息,名叫“其利断金”的群也一直沉默着,倒是李英超给他发了一张岳明辉的照片。照片上岳明辉岔着腿坐在茶几前面,头发乱七八糟扎了个朝天辫,手边放着个临时充作烟灰缸的旧饭碗。他戴着框架眼镜皱眉紧紧盯着电脑屏幕,又在无意识地揪着手指。


木子洋的心情更差了。


好在今天的拍摄任务他可以尽情地臭脸。


臭脸拍了一轮他下来到摄影师边上检查片子。摄影师竖拇指夸他:“高级!”


陈立农在一边翻了个白眼。


再次换衣服的时候陈立农低头帮木子洋整理衣服的褶皱。


木子洋懒懒地说:“弄弄,晚上喝酒去呗?”


陈立农说:“唉?好啊。”


陈立农认识木子洋的时间蛮久的,久到他甚至知道木子洋的原名叫做李振洋——圈里绝大多数人只会比照着木子美老师的名字构成方式,猜测他是不是叫李海或者李洋。当时陈立农只是从宝岛北上跌跌撞撞闯世界的小服装助理,而木子洋也是一场场不停赶着audition的小模特。识于微时的人不少,几年后还能在业界时时见到的却不多。


所以木子洋看到这次的大拍摄项目的服装造型是陈立农还是蛮开心的。陈立农去年开始在英国驻扎以来,他们都没再见过面了。


他的心情已经足够糟糕,实在没有多余的精力再和太多陌生人虚与委蛇。


晚上吃完了饭他们一起去酒吧。


因为是在市中心,酒吧里也挤挤攘攘的。木子洋长胳膊长腿地分开人群在吧台边占了座位,回头问陈立农:“你喝什么?”


陈立农很含蓄地说:“我要mojito就好。”


木子洋要了威士忌加冰。


“哇哦痒痒。”陈立农说:“要不要这么猛啊。”


木子洋说:“这才哪儿到哪儿啊。”


酒上来了还送了点薯片。木子洋不能吃,陈立农便都拖到自己跟前,又跟侍者说:“给他来份沙拉吧。”


侍者说:“沙拉?”


陈立农说:“他是模特,不能多吃。”


侍者无奈地转转眼睛,从冰箱里拿出一袋子小胡萝卜扔在木子洋跟前:“算送你的啦,模特先生。”


模特先生把小胡萝卜嚼得咔咔响,用杯子去碰陈立农的:“弄弄,干!”


陈立农问:“你到底咋啦?”


他在北方待得时间长了,说话被传染上了北方腔调,混合着原先柔软的台湾腔还挺逗的。


木子洋被他逗笑了:“没什么。”


又说:“我失恋啦。”


陈立农说:“……哦。”


木子洋说:“弄弄,你都不好奇吗?你这样我可要质疑你的审美了。”


陈立农说:“好吧,你们为什么分手?”


“我觉得他没想和我接着往下过。”木子洋说:“…吵架的时候,在不该出柜的时机出柜了。”


陈立农说:“…哦。是哦。”


木子洋说:“你今天怎么这么难聊?”


陈立农说:“是你抛的梗太难接吧。”


木子洋说:“我俩好了得有两三年了。现在我都觉得奇怪,我俩到底好过没。是不是我单方面觉得我俩在好?”


陈立农把手按在他的肩膀上,用万能句型安慰他:“痒痒,你一定很辛苦吧。”


“有点儿。”木子洋趴在吧台上:“但其实,他更辛苦,我知道的。”


陈立农不太确定要怎么处理如此圣母的木子洋——他见过的木子洋都是游刃有余带着一点刻薄笑容的,就算温暖也从来没软弱过。


他只能继续用万能的安慰失恋姐妹的套路安慰木子洋,搂住了木子洋的肩膀用脑袋贴了贴他:“没事的啦,相信自己,都会过去的。”


岳明辉又下了一个会,在马路牙子上靠着树抽烟等车。是个医学的会,复杂度在所有需要翻译的场合里也是排得靠前的。他最近状态并不好,好在准备得还算充分没出篓子。


上了车他翻出手机来看了一下,李振洋没有给他微信,“其利断金”的群也一直没有浮上来。卜凡也没联系他,尽管他发了在嘻哈营地玩得很开心的朋友圈,像是交了很多朋友。


到了家他想扎到李振洋的大床上去睡觉,又觉得没有意思,迅速冲了个澡就回了自己房间倒在床上睡了。


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在流泪。


岳明辉盯着黑漆漆的天花板,怔了一会儿才去擦拭眼角的一点湿意。是因为刚才做的梦吧,他已经想不起梦的内容了——清晰的梦境总在醒过来的第一秒钟就迅速往大脑的边缘滑走。但是他记得是个温暖的梦。


他记得他第一次和李振洋做爱也是在做完这样的梦之后。


梦是暖的,醒过来之后被抛进逼仄的现实是冷的,而李振洋在他身边,缠绕上来的胳膊腿的肌肤和印在他眼角的嘴唇的温度又是暖的。可是梦该醒了吧,他实在太过分自私了。他不能把李振洋困在自己的梦里。


岳明辉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的时候,李英超躺在床上刷微博,看到热搜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把差点冲破喉咙的鹅叫缩成鹅的抽气。


#名模木子洋踢爆海外地下恋情


#木子洋与造型师男友英国深夜被偷拍


#收复宝岛木子洋


#弄弄 痒痒


李英超猛地挠自己的头发,嗷嗷叫着给李振洋发语音:“你瞧瞧你干的什么事情你到底怎么回事!”

评论

热度(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