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年三宿处

浅薄不自知。

【毕灵】曙光01


*与真人无关. 全靠努力.

*私设满满的哨向AU. 哨兵灵&向导珺.

*试图走正剧向大坑…




“姓名?”

“李英超。”

“出生年月?”

“…零一年一月九。”


能力觉醒的那一天,朝阳堕入了昏沉的暮色里。

几乎是在一瞬间,舒适的亚麻衬衫变得硌人,周遭热络的交谈变成嘈杂。李英超堵住耳朵,试图阻止汹涌的感官,却只是徒劳。

他深刻的记得母亲焦急的询问,自己突然爆发出的怒吼,和随之倾翻的桌椅。

然后是陌生的制服男子,陌生的轿车。母亲哽咽着接受了安排,给他最后一个拥抱。他想要开口安慰,衣物洗涤剂芳香得刺鼻的味道却迫使他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他在恍惚沉默中注视着母亲啜泣的身影逐渐缩小,最终在一个拐角后不见。

然后是这个设备老旧的圣所。本地区所有的哨兵和向导都被召集到这里,统一登记、训练,直到足够执行任务。

李英超曾经来过这里。

五岁那年,他陪同母亲一起,来参加父亲的告别仪式。他对于父亲的印象素来模糊,不记得自己有过什么特别的感受,只记得母亲含着泪接过授予父亲的荣誉,许多面目模糊的大人摸着他的脑袋夸他懂事。还有将要离开时母亲意味不明的话语:“希望超儿以后能像我,不要像爸爸。”

这句话的意思,李英超直到这一天才明白。中学课本上的哨兵与向导,是行走在危险前沿守护民众的英雄,是火焰,是光明。

然而繁杂的条文和规定告诉他,成为一名的哨兵,意味着生命的一半不再属于自己,意味着告别安稳的生活,意味着告别糖果和麻辣火锅。

繁琐的纪录结束,工作人员整理好资料离开了。厚重的铁门发出了吱呀的声响。

李英超坐在床上端详着四周。安静,整洁,但破败。他可以清楚的听到流淌之外,水滴溢出管道,滴落在混凝土上的清脆声响。

铁门又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息,探进一个金发的脑袋。

“…李英超对吗?”来人带着眼镜,温和的语气带着一点北方口音,说不出的彬彬有礼。

“嗯对。你好。”李英超回握住对方的手,礼貌性的点了点头。

“我叫岳明辉,是这边儿的负责人。”岳明辉拉过一旁的椅子,在他面前坐下,“未完全觉醒的这段时间里呢,感官会比较不稳定,我们的建议最好呆在静音室里,然后定期服用一些向导素。”

“嗯。这些都已经交代过了。”李英超回复道,声音淡淡的,听不出波澜。

岳明辉腹诽了两句现在的青少年真是难管,看了眼小桌上那晚原封不动的麦片,跟着沉默了半晌。末了从兜里摸出两颗大白兔来,塞到了李英超手里,“饮食不太习惯吧。这可是我私藏的,别告诉别人啊。”

接过糖的李英超没说话,眼睛却突然有了点神采。

岳明辉不禁好笑,终究还是孩子啊。临走前想顺手摸一把脑袋,却被李英超不动声色地躲开了。岳明辉无奈的笑了笑,拿起资料起了身。

“早点儿休息。”

铁门最后的哀嚎结束,李英超拆开了岳明辉给他的奶糖。入口是熟悉的奶香和甜,陌生的是腻。他喝了一大口水才勉强盖过了喉头的齁劲。

总好过什么也感受不到。

李英超躺在床上品味着今后再难获得的甜腻,研究起了岳明辉带来的那瓶向导素。小小的药瓶上密密麻麻的印满了使用说明,还有一串意义不明的序列。

YH971121.

他观察了半天,愣是没研究明白,只好暂时放弃,数着水流中夹杂的嘀嗒声,等待梦境。

意识浮沉间他来到一片荒芜的雪原。

远处翻腾的雾气里,一只麋鹿静静的注视着他,温柔而坚定。

他不禁想起了消失在街角母亲。远去的身影里盛满了说不出的悲悯,诉说着最后的告别。


TBC



…讲真我也不知道我在瞎写啥。

设定会在后续里慢慢补齐吧。为什么要给自己挖这么大的坑啊脑瓜疼。

评论(6)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