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年三宿处

浅薄不自知。


我以为总会有自由,
可哪里都逃不开沉默的螺旋。

支持者拥护者少,便不配拥有声音。


真是长见识了。

评论